虚假新闻危害社会但互联网让我们对它无可奈何

  •   编者按:HENRI GENDREAU给我们用具体的例子描述了互联网和虚假新闻关系。假消息混淆人们视听,危害公共安全,但现在更绝了,还能左右美国。

      根据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·库克(Tim Cook)的说法,某种东西正在扼们的想法,全世界需要一次大规模运动对其加以遏制。它就是“假新闻”。即使是成性的者也必须承认,事态发展已超出了可控范围。叙利亚总统Bashar al-Assad说,“我们生活在一个假新闻时代。”根据国际组织报告,Bashar al-Assad已因此关押了13000名囚犯。

      自第一个山顶洞人说“墙上那个大是我的”开始,虚假事实和谎言就已经存在了。时间快进千年,当Usenet成为人们在线交流的主要方式时,你会发现网上的恶作剧层出不穷。“假新闻”作为一个表面现象还是一种新事物,如果一则新闻,例如“披萨店里有儿童活动”这个事件,缺少详尽表述的话,“假新闻”这种能像万花筒般折射出千差万别的意义。

      “罗马世界,特朗普”(其实他没做),后来在就职典礼前的新闻发布会上,特朗普对CNN记者说这是虚假新闻,并在他就职典礼后不断强调这件事。整个事件为何会以如此迅速的发展态势席卷开来呢?这个“假新闻”反映出社交时代,语义以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变化发展着。但它反映出的信息却不限于此:机械取代人类,Facebook取代传统,总统在上宣战等等,这一系列的现象将会带来怎样的影响呢?这个完美的风暴使“假新闻”像病毒似的一样,不被真正的事实打败,并且不可。看着“假新闻”意义的演变,我们了解到了真正的事实是多么轻而易举地被打败。

      在2016年5月9日上午9点10分,Michael Nuñez在Gizmodo发表了一篇报告:“前Facebook员工表示:我们经常保守性的新闻”。Nuñez报告说,负责Facebook热搜趋势的编辑会传统故事的出现。

      消息引发快速反响。通过在电视节目上不断地讨论,党John Thune呼吁Facebook对此进行调查。三天后,Zuckerberg说公司“没有发现任何表明这份报告是真实的。”Zuckerberg随后在Facebook总部与保守人士举行了一次听证会。(在一封电子邮件中,Facebook告诉WIRED它的立场是基于对的调查,并指出Facebook正在努力调整方向。)

      8月24日,John Herrman在“纽约时报”上刊登了《Facebook内部(完全疯狂,无意识地为党派谋利)机》。 Herrman详细介绍了,Facebook平台在面对那些耸人听闻的“新闻”时是以意识形态为衡量标准的。尽管他没有使用“虚假新闻”这个词语,但是事情也只会变得更糟。两天后,Facebook声称这是自动化的热搜主题,并声明,他们已经解雇了这一部分的编辑团队,并用工程师来代替。

      三天过去了,一个虚假故事写到:Fox News解雇了Megyn Kelly,因为Megyn Kelly通过增加潮流话题,对希拉里·克林顿表示支持。 Facebook表示了道歉。事明这个故事是写的,一个专门为右翼工作、论的全是谎言的网站。 Facebook的全球运营副总裁Justin Osofsky说:“我们知道这是一个,并它不会再出现在热搜中。我们正在努力改进方法,希望能够更快、更准确地检测到和事件。”但似乎对于机器人来说,事实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。

      “以后计算机和算法将变得足够聪明,最终将完全替代我们的工作,”Adam Schrader,一个前热门策展人说,“但是这种机器人现在还没有出现。”

      多年来定期举报虚假新闻的Buzzfeed,在10月20日揭露了调查结果:“只顾自身利益的Facebook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发布错误和性的信息。”Buzzfeed的广泛分析发现,

      。调查将故事和网站描述为“虚假新闻”,Buzzfeed编辑者克雷格·西尔弗曼(Craig Silverman)认为这是100%的虚假故事,故意创造财务收益。尽管Buzzfeed拿出了令人的统计数据,但是“虚假新闻”作为一个术语可能已经渐渐退下历史舞台了。“换句话说,Facebook的虚假新闻事件,可能在问题解决之前就已经被人们遗忘了。但它可能会出现一个峰值,就像美国人民选总统一样疯狂。”Herrman在选举当天的纽约时报发表说。

      Read说,他更多地技术对的影响,相对少地把原因归罪于“2016年下半年至2017年早期引起巨大的新闻恐慌”的虚假新闻。

      但是随着Read的故事和其他类似的,“虚假新闻”在竞选之后完全成为了主流叙事方法,并通过海岸精英和白人工人阶级之间的矛盾,赢得主流记者对Trump浪潮的支持。根据Pew 研究中心的数据表示,那些对选举结果失望的记者,并没有指出社交上的理论和谎言。这些社交使得62%的美国人能够获取新闻,这是美国的进一步。

      同时,在选举后三天的技术会议上,扎克伯格认为Facebook的虚假信息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。“我看到过他们在谈论关于这次选举的一些故事,”他说。 “我认为这是一个相当疯狂的想法,难道Facebook上小部分的虚假新闻可以影响选举?!”

      Zuck的观点(相当疯狂!)惹恼了家并推动了“虚假新闻”意识上的:主义者支持它,把它作为的手段;保守派把它当做一个笑话,让克林顿损失除自己缺点以外的任何东西。“和幽默可能是引起它的两个主要原因,”雪城大学社会教授Jeff Hemsley说,“我认为人们只是对‘Facebook可能影响了选举’这个事情感到很。

      然后,“虚假新闻”用蔓延到了现实世界中。12月4日,一个男人受到虚假故事的,走进理论中心的一个比萨店,并射击(没有人受伤)。这个不存在的虚假故事希拉里·克林顿的儿童性侵连环案有关。纽约时报记者Sheryl Gay Stolberg发消息说:

      因为总统有很大的,外加tweet这个工具,Trump可以自己做“虚假信息”。

      感受到这个词的可共享潜能,邮报专栏作家玛格丽特·沙利文(Margaret Sullivan)在1月8日其他记者:“现在是时候取消这个被污染的词‘虚假新闻’了。”

      1月10日,Buzzfeed发布了一份未经的档案,详细说明了Trump与俄罗斯之间的关系。“虚假新闻:一个巫婆!”Trump这样作出回应。

      CNN首先报告了档案的存在,但没有报告具体内容。第二天Trump回答CNN的Jim Acosta提出的问题。 当特朗普的新闻发布会变得一发不可时,谷歌上搜索“虚假新闻”的次数也达到了顶峰:“不要太过分。不,我不会回答你的问题的,”Trump告诉Acosta,“你的信息都是假新闻。”(然后Trump回答了Breitbart记者的提问)。

      在就职典礼结束后,Trump 和他的工作人员分发了一些照片,照片显示奥巴马宣誓上任时有更多的人来支持他,特朗普的顾问凯利安·康威(Kellyanne Conway)开创了“另类事实”。在后来的一系列推文中,Trump 新闻机构未能预测他的胜利。“任何反对性投票都是虚假消息,就像CNN、ABC、NBC在选举中的行为一样。”Trump 在2月6日发消息说。

      下一任总统仍然是个谜,这件事可以说是全球性的。法国4月总统选举的主要候选人伊曼纽尔·马龙(Emmanuel Macron)的支持团队,开始预先俄罗斯通过使用“虚假新闻”来影响结果了。

      2月16日,总统举行了一次新闻发布会,他们把CNN的Jake Tapper称之为“”。关于助手与俄罗斯联系的报道,Trump说,“泄漏是绝对真实的,但新闻是假的。”第二天,他再次表示:“虚假新闻(包括nytimes,NBC新闻,ABC,CBS,CNN)不是我的敌人,它是美国人民的敌人!

      星期一,Trump提到一个不存在的事件。“请让休息!假的新闻试图说的大规模移民正在努力地工作。其实并不是这样的!”从那以后,至少在周五之前,他是不寻常的安静。

      “我想让大家知道,我们正在打击虚假信息,这些信息都是假的,假的,假的。”特朗普在保守行动会议上说,“很好,几天前,我还把虚假信息称为人民的敌人,现在看来,他们的确是敌人。”

      对于“虚假新闻”的呼喊仍在继续。就像它的前辈“正确性”,“虚假新闻”这个词的多种含义使得这个词变得毫无意义。这对一部分人来说是悲伤,对其他人来说是笑话。它既是,也不是。它因为疯狂现实而生,也因此而死。大多数情况下,它变成了一个愤世嫉俗的意义。这个术语给人一种意识:没有什么是可信的,也不值得相信。